旅游新闻

冰雪旅游如何“火”起来

冰雪旅游如何“火”起来

冰雪旅游如何“火”起来

游客在兴隆山滑雪场合影。(资料图) 甘肃日报·每日甘肃网记者 张子恒

  甘肃日报·每日甘肃网记者 文洁

  隆冬时节,约三两好友或全家老少去滑雪场滑雪、玩各类冰雪娱乐项目或进行冰雪旅游已成为许多都市人的生活新追求。据中国旅游研究院《中国冰雪旅游发展报告(2017年)》显示,2016年-2017年冰雪季,中国冰雪旅游市场规模达到1.7亿人次,冰雪旅游收入约合2700亿元人民币。而地处西北的甘肃,也借助独特的自然环境、气候条件和后发优势,冬季冰雪旅游市场日渐火爆,目前全省各地共建有近20处配套设施齐全的现代化滑雪场,滑雪已经成为很多游客冬日游甘肃的首选。但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我省冰雪旅游项目遍地开花的同时,也存在内容同质化、配套服务跟不上等问题。如何能更好地开发冰雪旅游项目,让甘肃旅游市场淡季不淡,从而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已成为业界普遍关注的问题。

  冰雪旅游点燃冬天里的“一把火”

  2018年元旦小长假,兰州市民樊馨月一家驱车前往兴隆山滑雪场,和朋友们汇合,开启假日冰雪游模式。樊馨月告诉记者,元旦举家出行,年轻人在赛道上滑雪,老人则陪着孩子们玩雪地小坦克等项目。大家还不时凑在一起堆雪人、打雪仗、滚雪球……“雪圈太好玩了,我喜欢坐着雪圈滑雪,放假了还要来。”今年7岁的杨舒雯从雪圈道上滑了6圈,直呼过瘾。

  1月4日傍晚,结束一天的工作后,兰州滑雪爱好者段瑞哲和朋友驱车前往位于永靖县的凤凰岭滑雪场进行夜场滑雪,这个雪季他已经滑雪15场。这个滑雪场还聚集了宁夏、青海等周边省份的滑雪爱好者。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元旦期间,武威的塔儿湾嘉年华滑雪场、乌鞘岭国际滑雪场迎来大批游客;天水市南山云端露营公园及滑雪场、青鹃山、麦积山滑雪场相继营业;临夏的松鸣岩国际滑雪场、永靖凤凰岭滑雪场,大墩峡景区的人工冰雕景观和天然冰挂景观不断丰富着当地和冬季旅游市场;平凉市开展“冰情雪韵全景崆峒”冰雪文化旅游节,王母宫天池滑雪场、海寨沟滑雪场受到游客欢迎;庆阳市假日主推的黑老锅冰窟景区,游客接待达到1.2万人次;酒泉的部分景区景点开设雪圈冲浪、雪地摩托、雪地坦克、戏雪乐园等游乐项目,吸引了大批游客,尽情享受“冰雪游”的乐趣。

  松鸣岩滑雪场运营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个雪季,周内平均每天接待游客1000人次左右,周末和节假日达到2000至3000人次,近年来滑雪运动不断升温,滑雪的专业人士越来越多。

  配套服务亟待完善

  采访中记者发现,尽管冰雪旅游发展如火如荼,前景广阔,但也面临挑战。冰雪旅游的季节局限性明显,除冬季外,大部分滑雪场将被闲置三个季度。目前省内大部分雪场内的项目雷同,只有滑雪和嬉雪两种,一些滑雪场配套设施、服务项目、安全防护设施不够完善。

  记者在兰州周边的几家滑雪场看到,嬉雪项目大多为雪圈冲浪、雪地摩托、雪地坦克、冰上碰碰车、狗拉雪橇等,冰雕、冰灯、冰雪民俗体验等项目十分缺乏。滑雪作为一项大众运动从本世纪初才开始进入中国,普及率不高,嬉雪项目雷同和单一很难吸引更多游客。

  天水游客赵立慧告诉记者,自己没有滑雪经验,这个雪季去过两个滑雪场体验了一下,但感觉都不好。“初级赛道上不时有人摔倒,摔倒后很难站起来,也没有工作人员前来帮忙。摔倒的人还没爬起来,赛道上又有人滑下来,很容易撞在一起,还有些人滑雪不戴头盔,太危险了……另外,嬉雪项目大同小异,玩一次也就没什么兴趣了。”

  也有游客认为,一些滑雪场的滑雪设备、餐饮供应、交通问题等需要改进。

  “周末和朋友去滑雪,工作人员拿来的滑雪服特别脏,换了几套都一样,穿上后感觉浑身不舒服,一些滑雪用具也比较陈旧。”兰州市民李萍说。

  除此之外,也有游客表示,一些滑雪场的餐饮情况需要改善,午餐品种少,游客多的时候甚至供不应求。

  在一些相对专业的滑雪爱好者看来,甘肃没有气候优势,滑雪场大部分靠造雪机造雪,雪的质量差,感觉更像是在滑冰,而不是滑雪。

  “我觉得兰州周边滑雪场教练水平有待提高。”段瑞哲告诉记者,“自己2015年开始接触滑雪,当时也请了教练学习,但后来去新疆进行专业学习,才发现之前学到的很多东西是错的,现在改起来非常困难。”

  特色才是发展之路